技術觀點

加強技術投入,共享技術成果

中國網絡文學十年盤點:從垃圾文學到市場傳奇


編輯:杭州大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更新日期:2009-05-26
網絡文學十年的起點,是《次親密接觸》的走紅?!疤依畲猴L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從當年的痞子蔡、安妮寶貝、寧財神、李尋歡等少數人獨領風騷各幾年,到現在的寫手云集星光燦爛;從當年《告別薇安》幾部作品的紅火,到今天大量作品的熱鬧;從當年主流文學網絡文學的分道揚鑣,到今天的轉角相遇———十年,網絡從寫手娛樂交流之地,成為文學出版市場巨大的掘金場。

如果非要給十年來的網絡文學找一個高峰,那么,現在就是高峰。但如果要給網絡文學找一部經典,那么,人們還無法找到。哪些作品處在高峰之巔?網絡文學是繼續在通往市場的路上一路狂奔,還是也能順便路過文學的殿堂?我們追溯至于源頭,觀察網絡文學未來走向。

新玩意:

從“接觸”到“死亡”

代表作:痞子蔡《次親密接觸》、安妮寶貝《告別薇安》、慕容雪村《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陸幼青《死亡日記》

被稱之為網絡文學鼻祖的蔡智恒,十年前在網上發表《次親密接觸》時,還只是臺灣的一名在讀研究生,也許連他自己也沒想到這樣一篇薄薄的小說竟開啟了一片文學新天地;時至今日,人們一樣可以在網絡世界里看到“輕舞飛揚”這個網名。

1999年,網絡文學記住了海峽這邊的一個女人。那一年,“安妮寶貝”以一部《告別薇安》成名江湖,紅遍了網絡,成為當年國內風頭最勁的網絡文學作者。她用自己另類別樣的文字,制造了一場世紀末的頹靡綺麗。她的巔峰之作《告別薇安》,收集了她發表在網絡上經典的23篇小說,從此,“薇安”成為另一個眾多人使用的網名。

“其實代網絡寫手里沒人把網絡寫作當成一個事兒,都是把它當業余時間玩的東西?!碑斈甏W絡寫手路金波如是說,那時候他的網名是名震網絡的“三駕馬車”中的李尋歡,而那個時候全國的網民也才有60萬人。

短短幾年里,網絡文學由陌生而逐漸進入人們視野,但人們依然慣性地喜歡用一種文學的標準來打量這類來自“火星”的文字。2003年2月19日,學者歐陽友權發表在《中華讀書報》的《網絡文學:技術乎?藝術乎?》一文,認為“網絡文學作為網絡時代的文學,技術的因素比歷史上任何一種文學都要多,因而不僅容易出現‘只見網絡沒有文學’的現象,而且還容易導致文學的‘非藝術化’和‘非審美性’?!?br>
此文之后,對網絡文學的質疑不斷,學者張閎直接說“網絡文學都是垃圾”?!熬W絡文學不是文學”,似乎儼然已成眾人共識;這一新興事物,很快遭遇到關乎“生死”的尷尬:連文學都不是,又怎么叫“網絡文學”?

而一種貌似理性的觀點則認為,網絡只是文學的載體,就和雜志、書本一樣,它本質上依然和傳統文學一個樣。這種觀點多由一些不善思考但比較寬厚的長者提出,事實證明,他們再一次落后于時代: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十分不一樣。具體怎么個不一樣,閱讀、沉浸近幾年網絡文學現場的人們,已經十分清楚。

掘金機:

從“死亡”到“成仙”

代表作:蕭鼎《誅仙》、天下霸唱《鬼吹燈》、當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兒》、南派三叔《盜墓筆記》、酒徒《家園》、月黑磚飛高《職場戰爭》、安意如《當時若只如初見》

2005年,杭州一家報紙舉辦了一場“網絡盛典”,那可能是“網絡四大殺手”(黑心殺手王小山,紅心殺手王佩,花心殺手李尋歡,灰心殺手猛小蛇)最后一次集體露面。此后,王小山最終成了《體育畫報》記者,王佩去英國伯明翰大學留學后回到了杭州,李尋歡成為占據出版業半壁江山的書商路金波……

當年成名于網絡的這一批作家也紛紛與網絡告別,痞子蔡還在寫小說,不過早已恢復了蔡智恒的本名,也不再見諸網上,而是出版銷售。安妮寶貝的博客常常數月如故。只有網絡文學另一個山頭的寨主慕容雪村的名字還常年掛在天涯社區“舞文弄墨”版,雖然長時間不露面,但一有新作,也基本會在此間連載。
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